易胜博网站 > 话题 > 正文

从“乡野味”中品出“发展味”

核心提示: 你喜欢下馆子饕餮还是自己在家DIY美食,你想要的全部都有。

自从在小区门口的餐馆里吃了一小盘26块钱的香椿炒鸡蛋之后,笔者就留意上了有关“野菜”的新闻。近日,陕西有记者走访菜市场,发现其他青菜价格还都正常,香椿一斤达到了11块钱,报道说,香椿在有的地方每斤30~40元,“价格直逼牛羊肉”。

春风吹醒万物,香椿、苜蓿等野菜在都市大受欢迎,价格贵过肉。同时,小米玉米和荞面莜面等秋田杂粮也以较高的价格受到市民欢迎。按供求说,应该是供不应求的结果。从现象直观,似乎是一种轮回,原来是生活好,才吃细粮,生活不好,才吃粗粮。现在呢,生活好了,清油白面大鱼大肉又不能无限度地吃,于是,追求健康饮食的人们便想起了一度被遗忘的“野生营养餐”“杂粮养生经”。一把香椿虽然贵得让人越发“怀念童年”,玉米棒子、杂粮面也有着骄人的价格表,但让人难以抗拒的,是它们真野生、纯家养、无污染的本色和吃出田野味道的丰润质感。这也就是高质量生活亦即美好生活的指向所在。

如果能够吃出健康,能够通过种种植物“野味”来调和餐桌味道,能够激发人们对乡土田园的温润回忆和温煦期待,同时又能够给相关经营者特别是那些挑着担子、拉着车子进城来卖菜卖面的“老农民”以劳动回报,不也是一种城乡互动的典型案例?不同的季节,有不同的时令野菜,也有些可以长期保存的杂粮类吃食,稍稍经过生活常识和科学知识的过滤,便能够受到消费者的青睐。其高价有合乎市场规则的道理所在,也同时折射着这个阶段城乡经济的发展。

如今菜篮子、米袋子已经一定程度上呈现规?;?、工业化生产和供销状态,从蔬菜大棚、合作社到超市、菜市场,距离越来越短、消费越来越便捷,但总给人一种感觉,是其中的野生质感和家常味道少了些。有人买菜,专挑进城摆摊的个体菜农或者规模不大的小菜贩购买,看重的就是那种自种自收、一苗一垄从土地里耕耘收获的小农生活,是城市和乡村之间的无言对话。而这一点,在快节奏、大体量的供求结构中,是难以实现的。同样,不管是香椿这样的时令野菜还是五谷杂粮,尽管早已经有了相当规模的产业化“制造”流程,但要是在街边,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大爷或老奶奶简单摆着看似凌乱的小摊上来卖,也会受到不少人的欢迎。因为在很多人心里,满脸平和的老人坐在那里,就是一种无言的品质保证。

由此,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就是在乡村振兴的各项设计特别是产业设计中,怎样最大限度地针对城市居民生活消费需要来打造独具田野风味和手工质感的农产品产业构造,用乡村独一无二的生态优势、劳动创造和文化特质来赢得市场,长久地稳固地而不是偶发性地塑造乡村的产业形态。

核心要义是,既要让守法合规的农业资本在大农业中有利可图,也要让个体农民充分享有自主发展空间。广大农民中,愿意成为农业产业工人的,也有愿意守着几亩地、菜园子和两棵香椿树过小康日子的,都应兼容并蓄;其次,乡村振兴和城市化应相得益彰,让老农民带着挖来的野菜、种出的蔬菜和杂粮,隔三差五地进城做点小生意、看看街景,跟城市居民每到周末开车到乡下吃农家饭、吹山村风是一样的,都是一种视野的开阔、幸福的共享。社会各界要为城乡融通献计献策,让城市和乡村各美其美、美美与共。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